Scroll to top
en zh

The Beauties–陳怡潔個展
桃樂絲墜落-高雅婷個展

展 期:2013/02/02 – 2013/03/09

開幕酒會:2013/02/02 (六) 19:00

藝術家:陳怡潔高雅婷

展覽地點:非常廟藝文空間 VT Artsalon

2013年,非常廟藝文空間將由兩位年輕的藝術家一同揭開第一檔序幕。本次展覽以雙個展形式進行,分別為為「The Beauties–陳怡潔個展」與「桃樂絲墜落-高雅婷個展 」。

走進展場,藝術家陳怡潔的作品將首先映入眼簾。「The Beauties」將展出陳怡潔知名的「圈圈島」 系列作。藝術家事先將參與者所指定的卡漫角色抽象化成為一個個色彩同心圓,再將這些同心圓置入由卡漫故事場景所擷取出的經典畫面裡。在這個過程中,藝術家企圖透過個人自創的色彩系譜,重構/重現出大眾對於卡漫的色彩感知。陳怡潔說到:「卡通作為一種抽象化的、虛擬化的現實,當我們意識專注於角色演出和故事情結的行進時,色彩成為凝視的慾望結構所看不見得東西,但這些色彩結構在我們的凝視過程中,卻是不斷的重複播映,成為我們意識中一種潛在的記憶。」
透過 「圈圈島」作為集體視覺記憶為來源的資料庫,陳怡潔特別針對女性化的卡漫角色進行採樣,而採樣過程她中發現,雖然不同國家的卡通各有對於色彩使用的文化脈絡,然而不同文化脈絡之間又透過消費社會的行銷傳播系統繼續不斷地彼此影響,形成一種全球化的訊息式色彩系譜。

展覽的第二個區域,則是藝術家高雅婷的新作個展,「桃樂絲墜落Dorothy Crash」。展覽概念來自藝術家2012年旅行於紐約及巴西之後,開始出現一連串對於生活、文化及信仰的自我提問。旅程中,藝術家反思自身對於家庭生活及成長過程中關於記憶與親情的關聯,而藉由異地中的文化衝突感,藝術家得以重新審視這些細微但深刻的生命經驗。

高雅婷提到:「桃樂絲和她的小木屋,墜落於一個新世界,在這個新世界裡,她必須去尋找魔法師來幫助稻草人找到腦,錫人找到心,獅子找到勇氣,她自己則什麼都不要,她只想要回家;故事的最後其實所有的的魔法都來自於你的自身,不需要魔法師,只要你真心相信自己,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墜落與重生,家和信仰,就是我這次個展想要說的。」關於這批作品,藝術家借用了經典奇幻童話「綠野仙蹤」來比喻這個關於文化、自我與家庭的思索,而藝術家本人此刻就如同是桃樂絲的化身,努力地想要在這場奇幻而又陌生的旅程中找到回家的路。

本展集結兩位「八○後」藝術家的精彩新作,展現了台灣新生代女性藝術迥異於以往的新鮮面貌。展覽於2013年2月2日於非常廟藝文空間展出。

桃樂絲墜落 Dorothy Crash

文|高雅婷

 

關於這個展覽,其實一開始我是打算以“養蜂人系列繪畫(Beekeeper)”做為展出內容,但由於我在2012的春天去美國佛蒙特藝術中心(VSC)駐村,這個經驗改變了我原有的計劃。

 

佛蒙特藝術中心位於佛蒙特州的Johnson,它是一個典型的美國鄉間小鎮,鎮上只有一條的商店街,座落不到十間的各樣店舖,在這樣的美國小鎮中,和近百位的美國人三餐一起生活了兩個月,從剛開始的稍稍不適應,到最後的捨不得離開,與其說得到了完美的工作室並在其中繼續着我的繪畫作品,我最大的收獲來自於我重新去檢視和思考自己的文化構成;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在成長經驗中,我從來沒有過任何哈美哈日的情緒,唯一能說得上的是大學時代因為欣賞的藝術家、舞蹈家多來自於德國而有了一段德國崇拜的時間,但令我驚訝的是,我雖然在柏林生活了近兩年,但卻沒有去美國兩個月那種文化融入的強烈感受,這令我忍不住去思考,身為一個創作者,一直以來自己的文化構成和想像是如何形成的,所謂的文化殖民是如何的在我的生命經驗裡產生?

 

我認為一個地方的文化,來自於當地人們的生活經驗和信仰(另外去巴西旅行一個月更加深我這方面的感覺),而其中的基本單位便是家庭,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特殊文化,於是我嘗試著觀察我的家庭;我爸的嗜好是看影集,小學時期我會和他一起看一些日本的歷史劇和美國的警匪劇,具體內容已經記不得了,他前兩年迷上福和橋下的二手市集,他會買各式各樣的東西,包羅萬象,但有一類受到我的注意,他竟然會買一些工藝品的小雕像,問他理由他都說看起來“古錐”或者“水”,便宜當然也是一大因素,他總是購物的很開心。他甚至會買一些來路不明的顏料,拿給我鑑定,有一次一個彌勒佛像有點生鏽,他就把祂塗成綠色,而且很得意,我媽覺得很醜來告訴我,但我覺得很有趣,我覺得在我爸人生突如其來的瘋狂中,看到我創作基因的來源,也透過這些他的收集,我有機會一窺他喜歡的事物,和他的品味。除了家庭外,我的文化構成其他成分來自個人的信仰,我所說的信仰並不是專屬於某種特定宗教的信仰,我覺得信仰的起因在於你必須捕捉自己和世界的抽象關係,因而會有很多的信仰系統可供你參考使用;在意識到信仰的形成之前,一切的起點來自於單純的喜歡,在中西洋藝術史中,我尤其喜歡宗教題材的繪畫,因為其中的精神性很特殊,祂是產生於藝術家所能理解的神性之下。這兩年有很多時間去思考自己和創作之間的關係,某種對於信仰的想象也是應此而產生。

 

最後回到展覽本身:關於桃樂絲墜落的由來:桃樂絲和她的小木屋,墜落於一個新世界,在這個新世界裡,她必須去尋找魔法師來幫助稻草人找到腦,錫人找到心,獅子找到勇氣,她自己則什麼都不要,她只想要回家;故事的最後其實所有的的魔法都來自於你的自身,不需要魔法師,只要你真心相信自己,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墜落與重生,家和信仰,就是我這次個展想要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