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to top
en zh

復活節假期了。

大自然花草綻放,我們渴望著到郊外去,渴望著跟我們的親友相聚。

一如既往,這個春天的美麗節期,就當如此。

但是,今年完全不同了。

(摘錄自2020/4/12德國總統Frank Walter Steinmeier 復活節前夕給德國人民的公開談話)

 

自從2019年12月起,中國武漢市發生數起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並迅速在其他城市及世界各處擴散開來。中國官方於2020年1月公布其病原體為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並證實可有效人傳人。即便尚未完全了解其完整傳播途徑,從病例調查與實驗檢測發現,病毒經由近距離飛沫和分泌物將直接或間接增加感染之風險。

 

從此以後,人與人之間被迫劃清界線,2公尺成為了新的標準社交衡量尺度。人類捨去群聚、捨去社交生活的基本規律。各國亦紛紛啟動相應防疫政策,防止人口大量而不定向地流動,於是「邊境管制」、「封城/隔離」與「社交距離」在轉瞬之間以爆炸性的速度成為席捲全球網路的熱門關鍵字。國家、城市、家戶與個人,成為一座座規模、形狀各異的孤島。此後,再沒有個人命運,只有集體經驗。人們在生存的夾縫中體驗全球遭遇瘟疫的共有情感,體驗著分離與放逐,以及兩者所夾帶的恐懼與反動。

 

在2021的當下,我們進入了後疫情時代。身處後疫情時代,世上所有的變化都可以冠上其名——「POST」(後)常用於英文複合詞之前綴,通常指某一特定的情境或事件之後,也代表了某種現象或觀念都將成為新的常態(The New Normal)。假如亂世之下的創傷和生死離別是一種非常態,從非常態走向新常態之路徑,能否進一步被看作是在正反之間永不停歇地擺盪又平衡的局部過程?而我們是否又能藉著非常狀態,將視野推向極限、一處人類不曾看過的景致?

 

「非常群聚」聯展即是回歸到對於現實的諸多關照。在這一、二年內,我們看見了藝術世界的宏觀巨幅變化,也間接或直接導致以下涵括的各個單元受到形式不一的衝擊與困頓。悲劇終究可以被賦予新的意義——此時此刻經歷了疫情肆虐的我們,更需要重新思考人類賴以生存的各種條件。在步入新常態之際,希望回歸藝術群聚的聚合因素及衍生效應,向內凝聚意識、知識、訊息與情感交流,即是藉由藝術作為梳理當代世界的方法之一,疫情總會離去,新常態即將來臨。本次聯展集結22位台灣當代藝術家,在艱困的時日裡練習著自我安頓,在非常時期之下嘗試「非常群聚」。

 

讓藝術與你我群聚同行,一起在內心種下名為「希望」的種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