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to top
en zh

走山遊水—化外之境

呂沐芢個展

展覽時間:2020/07/11 – 2020/08/22

開幕茶會:2020/07/11(六)‭ ‬15:00‬

座談會:2020/08/15 (六) 13:30 – 15:00

與談人:王焜生、常陵

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下載:走山遊水-化外之境 故事集

《走山遊水》所面臨到的繪畫性關乎幾個面向,第一是當身體遊走於空間中,身體在現場所擁有的身體感知與意識情境都將會被儲存於腦中,我們藉由感官成為存在現場的觀察者,在移動的區域中察覺其他事物的移動及變化,緊接著,在更長距離的移動下,區域與區域之間的事物變化差異(或許)更為顯著,身體也因不同的環境下被開啟或啟動不同的機能,若能如實的接收這些訊息,這些訊息將成為下次類比或相同的情境下可被提取的資料。

第二個面向是關於時間向度的部分,當我們回溯過去的記憶點時,可能採取的方式有兩種,其一是抽取時間的片段,單一的畫面在緩動的時間下讓有限的符號顯現其中,其二是抽取時間片段的情境,片段與片段的情境皆為不可靠的記憶訊息,這其中或許有著其他片段的記憶摻著,也就是說,有可能是拼貼的畫面構成,越久遠的記憶越是有扭曲的流轉拼湊。

《走山遊水》的創作行徑間,便清楚地察覺到記憶的模糊與空缺、形象的扭曲變化,讓時間點真實的現象變得無法分辨,繼而發生符號的不確定性與他者訊息的互為摻透,而讓創作主體自認為自身的記憶。最後一個面向則是創作當下的身體現場,相對於自身,如果繪畫是一種可能性的探索,他可能發生的途徑應該別於慣性的操作,由意識所控制的形體、色彩及身體等的使用慣性,皆該再次被審視。所以有沒有一種可能是,在繪畫的狀態中,保持某種覺知而不落入慣性,並能趨近創作主體所關心的思維。如果將時間片段裡的切片提取,將其畫面轉化為情境,進入那氛圍、進入那情境後,忘卻那條件卻又在那氛圍中而又不分別,開始進入繪畫的行為,且在行為的當下覺察慣性,每當慣性現身時就適當的暫停或停止繪畫行動,讓身體接納意識流的運動狀態,讓理智的思維運作而驅動未知的覺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