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to top
en zh

末日遺緒

陳昇X黃志偉兩人展

展覽時間:2020/11/28– 2020/12/12

開幕時間:2020/11/28(六)‭ ‬19:00 – 21:00‬

展出藝術家:陳昇、黃志偉

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不安的情緒掠影餘音,殘留在怪異的年代裡,是末日來了吧…末日像卡在沒有未來的荒蕪,末日是僵住彼此時間的浪費,是壓抑堆積的怨與恨,是那被剝奪的自由。是的,末日直指著自由,有一天你不再自由而麻木如屍的活著,那才是真正的末日吧!

「末日遺緒」- 陳昇與黃志偉聯展,展名來自陳昇於今年2020庚子年十月中所發表的新專輯唱片〈末日遺緒(Finale)〉,專輯直接面對著當下—我們的處境,從全球化下的世界變局、對大國的政治人物的諷刺揶揄到個人情感困惱的傾訴,表現出一貫的昇式情歌與幽默批判曲調。新專輯創作的期間正值新冠疫情大爆發之時,陳昇在音樂創作之餘無事可做之下便索性拿起了畫筆,在辦公室的牆上、柱子上隨性塗抹作畫解悶,心中的音樂或許在此時已轉化成許多畫面。主題「末日遺緒(Finale)」,感發於瘟疫、也感發於自由的淪喪,而以Finale英/法文一詞之設定,在此則以一如戲曲的最終節般來註解,曲終人散餘音縈繞,人終歸要回到苦澀甘甜的現實,所強調的非末日本身而是那當下的現實,在末日的路上帶著遺緒走入創作、走入繪畫避難所。

陳昇畫的圖簡單、純粹、自發而隨性,根本沒有任何包袱框架可以限制他,這樣的遊戲性的創作態度一如他音樂上的創作自由而自在,「因為是末日,所以窮得只剩下綠、紅、藍、黃四個顏色和四支畫筆!」他逗趣的說,雖是只用了四種顏色和碳筆來畫,但他畫面的想像力與表現力頗讓人驚異,畫中的圖像物件,配置了許多象徵及隱喻性的符號,如白色的海鷗、腦斷層紅鳥、愛吃時間的番薯鳥、咕咕鐘和魚肚裡的怪胎等等,將他潛意識與夢裡的畫面轉化成一種潛在的現實與現實彼此交疊的狀態,營造出奇異詭譎的世界。對他來說,時間是綠色的,慾念則是紅色的,兩者如何並存、對比是一直想嘗試的事情,但是嘗試結果都會變黑,就像時間與慾念兩者不斷的糾纏著男人一般。而黃色則是代表著光與開心的晴天,至於藍色則是他最愛的顏色,藍色有著寬容寬大無限延伸的感覺,特別是有著五十米深藍稱號的神秘克萊茵藍,是絕對而純粹且深富哲思的藍。綠、紅、黃、藍,簡單又基本的四個色和跑來攪局的壞蛋番薯鳥,引領我們進入陳昇的腦斷層視界中,聽到、看到聽覺與視覺交會的故事。

一幅幅彼此無關聯的圖像,像未完成詩的斷句,是那分裂而破碎的那個「我」的某段時空遺緒,這是藝術家黃志偉繼〈贊境〉創作脈絡後再次的跳躍轉向回望,回到自己靈魂深處裡挖出潛藏的那個「我」,那個直接或更私密的「我」的感覺視界,也就是說被某種外在的或既定的框架模式所框限住,讓許多過去想畫而未畫的、想說沒說的,在「末日遺緒(Finale)」中丟出、挖出來,這一脫跳,躍出諸多不確定性的視覺面向與繪畫手段,同時也呼應陳昇新專輯的曲調,試著與過去和現在的他的音樂對話,從〈二十年以前〉這首歌那張影像—畫挑起遺緒,關乎土地—南部A口味黏稠的青腥和煙硝,其「家」與「鄉」的美麗與哀愁,多彩而荒謬的存在與無言而脫序的顯影,在鬆緊不一的筆調中游移探尋著…

新樂園辦公室行事曆白板上寫著2020恐怖的庚子年,這年的春末藝術家黃志偉在臉書上寫著︰「27032020。台北。兩個老男人又做了個新約定。一起辦畫展吧。」就這樣!阿昇與阿偉一起辦畫展的約定就此成行,二十年來兩個人一起合作過許多事,為彼此的作品作畫寫歌、跨年演唱會、上山下海胡鬧瞎搞相互刺激也相互支持著,這恐怖的庚子年可能是疫情、可能是末日,讓阿偉在一年中辦了3場展覽,也讓阿昇創作了一堆畫作,或許,幸好,離末日應該還很遙遠,我們還有時間在現實的摧殘下做點甚麼創作之類的事,若可以的話做為自己的慰藉,若是更可以的話,也撫慰一下不安與恐懼的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