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to top
en zh

復辟 vs 挪用經典

VT Artsalon & am space台港交流展

展 期:2014/04/12 – 2014/05/10

開幕酒會:2014/04/12 (六) 19:00

策展人:胡朝聖、樊婉貞

藝術家:
台灣|姚瑞中 、張立人 、陳浚豪、陳擎耀、廖祈羽
香港|鄧國騫、管偉邦、洪強 、韋一空 、劉學成 、禤善勤

展覽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時間就像東西腐敗的過程一樣,那種不可思議的變化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進行的,誰也無法了解。」

─ 村上春樹

時間堆疊出歷史、文明與科技,也讓專制走向民主,在這大趨勢和與歷史進程中,也不斷產出各種不同的革命、復辟、民主與專制之反復較量更迭。而藝術美學得以跟隨著這樣的脈絡重新思考過去與當下間的豐富與矛盾,內在與外在的知覺轉化並重新演化時代距離的詩意或是藝術問題的重返。

復辟美學

藝術家呼應這個時代景觀來呈現當代藝術的多樣展現,細緻地突顯出藝術創作者與現代社會之間的關係,藝術家們用各式媒材測量過去與現狀的距離,穿越過去與現在的細縫展現在技法或主題之間,又或是以基本媒材做為觀測支點強化時代距離的詩意,也或是判斷/拉扯出藝術問題的重返及徵兆。

姚瑞中繪畫作品中常會出現戲謔式方式重新思考中國山水及社會歷史脈絡,特色是都以龐大的威權體制或傳統藝術文本做為顛覆對象。而陳浚豪則利用了蚊針作為媒介,臨摹了著名的山水畫,透過點狀聚集形成線條及塊面,而細小的蚊釘在畫面上的疏密排列也臨摹中國山水畫的筆法和墨韻,客觀而傳神地重譯了水墨技法繪畫風格以及重新給予山川形貌和自然氣韻結合在紋釘與畫布中。凃維政作品則在文明的產生、形成、殞落,到被發掘、被解讀、被展列、被膜拜,然後被編列成為人類龐大歷史的真相,這樣的過程承載著人們對於歷史的想像後又再被藝術家重新詮釋及製造更大的知識體,這樣的方式突顯出了一個當代藝術家對於體制的批判與詰思。

整個展覽所陳述的是藝術家如何篩選今日與舊時代之間的奇觀性,在創作狀態及思考位置上呈現復辟舊時代的美學思維,利用當代藝術景緻重新探索觸動不可忽視的歷史航道,並對此歷史過程加以表述重新給予當代藝術的旨趣。而這些從台灣歷史形塑出的藝術思考者,不斷在心理疆域中正進行著時間洪流的巨大改變,不斷各自表述在這海島上進行的最複雜的姿態和行動。

挪用經典

當藝術經典的符號不在約定俗成的規範裡產生,人們對於本質的認知就出現了疑慮。「本質」是什麼?相對於「傳統」與「經典」,它更流於形而上的解釋,唯有歷史,才能給與真實的形象與觸及事實的總體概念。

藝術家應該是反映當代的。他們隨著呼吸的節奏轉換看世界的方式,如果傳統與經典沈澱本能的思考,挪用與反思便是迴避迂腐歷史傳統,尋找歷史中加持當代藝術景觀的契機。

節氣派—香港當代藝術特質

香港當代藝術發展總是自成一格,比較中國其他地方,它是接收最多中西資訊與直接面對國際體制的城市。然而一百年來英國的統治,殖民政府有計劃地降低文化與藝術的影響,這兒的人們也學著如何在最危險的地方,避世引退躲在自己最舒適的位置。即使世界藝術潮流如洪瀉水般影響著亞洲的藝術,香港優越的經濟體系吸引國際藝廊及藝博會進駐使其成為全球第三大藝術市場,香港藝術卻未因此而受惠。與其說他們被忽略,倒不如說他們早在咫尺般的空間裡默默地建立了一套「完善自己」的系統。

誠如水墨,新一代的藝術家沒有傳統書畫的負擔,亦沒有滿足西方標準的中國符號,他們脫離了「墨」作為媒介與工具的藩籬,崇尚山水「意境」裡修煉心性的文人精神,繼二十世紀中國繪畫曾經在香港出現過的重要變革,二十一世紀水墨在香港續發展出獨立其行的「形而上」學。

二十世紀中國繪畫曾出現兩次重要的變革。第一次於民國成立後的二、三十年間,被稱為「新國畫運動」。第二次變革則出現於二十世紀六十和七十年間,被稱為「新水墨畫運動」。「新水墨運動」以香港為中心,藝術家們受西方當代藝術影響,嘗試以水墨性、水墨精神和水墨形式植入層出不窮的新藝術媒材,「東方文化及精神」當時作為特殊載體,幾位開創新水墨的藝術家如呂壽琨、劉國松、周綠雲與靳隸強等的東方式抽象寫意,成了最重要的運動象徵。

「玩墨」,在新水墨畫時期,是「當代藝術」實驗與「東方元素」中西合璧重要的符號形象 ,影響及至今日。「挪用」經典中的經典與尋找中國畫的意境,則在二十一世紀,成為中國畫融入當代風景重要的時空隧道,新一代藝術家以當代水墨語言開幅了中國畫的窗口,也銜接觀眾與收藏家在歷史元素外品味水墨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