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to top
en zh

亞洲的鼓聲

臺韓泰三地藝術對話

展覽時間:2019/08/24-10/12

開幕座談:2019/08/24 (六) 17:00-18:30

開幕茶會:2019/08/24 (六) 18:30-21:00

策展人:徐祥昊 Seo Sangho、秋姬貞 Chu HyiJeong

參展藝術家:
台灣 / 黃琬玲Huang Wanling、謝牧岐Hsieh Muchi、林冠名Lin Guanming
韓國 / 崔壽桓Choi SuHwan、趙賢秀Jo Hyeonsu 、李文虎Lee Moonho, 朴能生Park NeungSaeng
泰國 / 馮佛·賽提魯Phornphop Sittiruk、巴薩索·酉高Prasert Yodkaew、拓文·吳提翁Torwong Wutthiwong

展覽地點: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北市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地緣政治藝術 – 亞洲的鼓聲

/ 國際藝術村總監徐祥昊

自上個世紀以來,多數亞洲國家都遵循著與西方相同的現代化途徑,在此過程中,這些國家都有著類似的經歷,從帝國主義、基本教義派宗教權威或獨裁統治、以及構成舊時代政治的威權統治中解放出來。當時的普遍社會環境孕育了以「亞洲特質」為基礎的可能新關係,亞洲地區現代化的極度不穩定性與快速,加上西方施加給亞洲的變動力,意味著許多亞洲文化元素都被摧毀或扭曲。鑑於這種文化接觸的重複性,自然而然地,亞洲藝術家往往傾向於展現自我認同的政治公共藝術,這種「亞洲特質」的特性在許多方面顯現出來,如同主宰其藝術作品的準則。

然而,和過去一樣,現在西方的優越文化地位仍然沒有改變。政治上,我們從西方的從屬地位之中獲得了表面上的自由(以及從第二世界、控制著蘇聯的社會主義,並且成為他們對單一世界這個概念提出爭論的基礎)。但是,隨著新自由主義導致全球化速度加快,忽視了我們審視自己、以及我們與這三大世界的歷史及社會關係的權利,全球化更加隱蔽了在當時身為亞洲人的意義。在韓國的情況也不例外,許多機構與團體(以藝術機構與團體為首)都遵循在所有藝術作品標題中強調亞洲價值的趨勢。

不同於歐洲大陸,亞洲由許多獨立的島嶼國家組成,這些地理特徵形成了文化溝通與交流的具體障礙,然而,儘管如此,亞洲地區創造出的特性,同時與其他地區既不同卻又相似;直到今日有些人仍然以為亞洲是個巨大的單一文化板塊,也就是說,亞洲特性為創造新國家、以及克服在創造新國家的過程中所產生的個別差異(時而同步、時而異步),提供不可或缺的能量。致力於再造與發展成為亞洲重要藝術中心的台灣VT Artsalon非常廟藝文空間,就是這場奮鬥過程中的一個例子,我們選擇的方法並非民族主義特有的自上而下方法,相反地,我們的方法是以強調當地特色重要性的橫向關係為基礎,當地網絡是亞洲國家藝術家活躍於機構與團體中的關鍵,許多藝術團體和行動家都支持我們,我們不貪圖名望或文化力量,而是一次一小步地創造了一個替代空間,讓來自包括泰國、台灣和韓國(OPENSPACE BAE)等國的藝術家集體共同合作。

若宣稱這次展覽在描繪亞洲特質方面非常出色,會顯得過於輕率,然而,我們的計劃是提出一份關於在藝術領域活躍超過十年的各種團體的清楚報告,並廣泛傳播他們的節奏聲響,無論產生的波浪有多小,我們都將繼續作為一個堡壘,忠實地儲存即便是亞洲藝術家最小聲的呼喊。我們的展覽並非要過分強調任何特定地點的特徵;事實上,我們對於成為相互審查及反饋的管道,沒有任何疑慮。最重要的是,在解讀個別藝術作品時,觀眾必須理解關於展覽的基本事實之一,就是當一處特定地區的藝術具有政治功能時,藝術就會失去意義。政治、社會和地區主義是本次展覽的關鍵詞,即便在此時此刻,它們都正在以各種不同的方式發展,有時候,每一個項目的某些方面都值得我們注意觀察,您所關注的內容將會改變您解讀展覽的方式。我希望亞洲藝術能持續獲得大家的辯論與討論。這一場與視覺藝術的相遇將聚焦在亞洲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激發您對亞洲各國文化的興趣。

鼓擊的強大節拍不僅僅是耳朵能聽到的聲音,也會對身體產生撞擊。我們很好奇,觀看這場展覽的眾多觀眾們將如何解讀藝術的社會影響力。參加此次展覽「亞洲鼓擊」的藝術家,將回到他們扎根的地方,再次將他們的想法轉變成藝術品,並在地球上的某處再次與彼此相遇。別忘了那敲響我們心靈的鼓擊聲,便是亞洲的回音;藝術呼喊之聲的回音會越來越響亮,而且無論身處何方,都會迴繞在我們身邊。